-昨日以前的星光-

『长夜终尽』

•长夜终尽•

『战虎拟人向』


  雷霆殿的最高点每天都会向一位特殊的客人开放。

  『你今天来得比以往要晚。』

  虎煞天站在瞭望台上吹着凉风,看着从亡灵之都飞来的战龙皇,唇角边不住浮现出一丝笑意。

  『是吗?亡灵之都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战龙皇收起双翼后,缓步走到虎煞天身侧,借着冷清的月光仔细大量着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

  闻言虎煞天只是挑了挑眉,当做对战龙皇做出解释的回应。

  气氛不可抑制地陷入一片沉默,而两人却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他们并肩站在瞭望台上,安静眺望远方。

  风带起战龙皇深色的发丝,些许堪堪擦过虎煞天的脸。也许是细软的发丝拂过面部会带来微小的瘙痒感,虎煞天忍不住微眯了眼。

  很多个夜晚他们即是如此。安静地站在露台上,一直到破晓。

  『战龙皇。』

  『我在。』

  被唤到的人淡淡地回了一声,空着的右手拉起虎煞天的手,感受了一下对方手心的温度后,继而握紧。

  『一直都在。』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战龙皇又郑重地补充了一句。

  虎煞天的瞳孔微微放大,似乎在讶异战龙皇的回答,他沉默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仿佛是在琢磨战龙皇话语里的真实用意。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种无谓的思考,主动凑上前拥住那个神色认真的男人。

  不管是这是承诺还是战龙皇一时兴起的『表白』,那都不重要了。

  作为战王,在生命中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是孑然一身的。过去他所经历的黑暗就如无数个黯淡的长夜一般,漫长得令人生惧。

  对于他们来说,彼此的意义就是漆黑里的一片灯火,虽然不足以照亮所有阴霾,却已弥足珍贵。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

  『若我不杀你呢。』

  虎煞天记得他们在战场上第一次的见面。

  男人背后的翅膀带起的风吹起阵阵沙尘,模糊了虎煞天的眼睛。

  他只能隐约看见一个轮廓,逆着光,深紫色的装束染上落日余晖的光芒。

  『若我不杀你呢。』

  这句话一直回旋在他耳畔,同时叩击着他的思维。

  『成王败寇……』虎煞天嘲讽地笑出声,待烟尘散去后他扬起头,清晰描摹出战龙皇的五官,还有他脸上的微微笑意。

  战龙皇右手持着的龙皇炮的炮口并未对准虎煞天,但也不代表这个男人不具威胁性。他身上满带着的肃杀之气虎煞天再清楚不过。

  可惜战龙皇并未如他的愿。

  到底是心软还是别的什么感情,战龙皇想不清楚。但他喜欢的是虎煞天能以一种骄傲的状态在他面前。

  而非这副落寞的样子。

  战龙皇的眼神暗了暗,放弃了已经蓄力到一半的龙皇炮,转身离去。

   最后虎煞天看到的是男人的背影,同时听见战龙皇不带任何的语气道『我会再来找你。』

  天黑了下去。残阳伴随着战龙皇离去的身影消散,不留一丝的光彩。

  这是一场没有戏剧性的相遇,但是所有的都已经注定好了。

  虎煞天明白在那一刻自己的命运只掌握在战龙皇手里,在那以后很多个瞬间都是,但是他从未下手。

  他们并非是信任到能将生命互相交付的,只是突然能心甘情愿接受预想里可能存在的悲惨的事实。

  即使互相伤害却还得以相依,也许这也是爱。

 

  『破晓了。』

  『嗯?』

  朝阳的光芒,在天边隐隐约约地出现,一小片的光彩照亮的却是整片天空。

  『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破晓。』

  『是啊。它所寓意的,不正是长夜終尽吗。』

  无论从前有着多少苦难还有黑暗,都在黎明之中泯灭了。但是我们依然还在。

  长夜终尽。

 

The  end

 

『这里小空√  百度id:空城沧澜』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