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以前的星光-

『咫尺天涯』‖破逆向短篇‖

食用说明:
•武战道同人,cp:破逆only
•短篇拟人向
•结局BE,慎入
‖如果你能接受就向下拉吧(。・ω・。)ノ♡


『咫尺天涯』

  他们之间明明相隔这么近,近得可以触摸到对方的脸颊,可以数清对方的睫毛,甚至能阅见他苍白肌肤下细密交织的血管。可又偏偏那么远,远得感受不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的温暖。
————————————————————————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也许下雪对于破天冰来说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毕竟在风雪之城外常年大雪肆虐,有时雪下上三天三夜,雪在地上堆成小丘,放眼望去一片皑皑。
  但是对于逆风旋来说,这个冬天的意义都要比从前的任何一个季节都要重。
  他从能源之城的瞭望台上向远望去,圣骑森林已经被白雪覆盖,白皑皑的雪花落在松树翠绿的树叶上,带着苍白的生气。
»
  风雪之城外凛冽的冬风刮得更加放肆,夹杂着成片雪花在空中纷飞,像一只又一只振翅飞舞的白鸟。
  当城门缓缓敞开的时候,破天冰看见他的朋友站在纷飞的大雪中冷得发颤,但在城门打开时,却坚强地露出他独有的,灿烂的笑容。
  『好久不见,破天冰。』
  破天冰没有告诉任何人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所有席卷而来的雪花都融化在少年琥珀色的瞳孔里,融化在他暖橙色的发丝中。
  逆风旋就像一轮炽热耀眼的太阳,张扬地点燃了周围所有的事物。
  包括他。
  逆风旋逆着风站在门口,张开他的双臂,仿佛要拥抱整座城;他的眼里带着明显的笑意,属于他的火焰在看不见的地方迅速蔓延着,燃烧着。
  心有灵犀的,破天冰同样张开双臂,回抱他的朋友。
  『好久不见。』
  他们相拥在风雪之中,就像多年之后在雪地里一样。
»
  战争的硝烟笼罩了他们。
  破天冰抬头看向天空。层叠的雪模糊了天空原本干净清澈的颜色,视线内是一片纯净的白。
  他的对手正站在不远处,他微微眯了眼,看清了对方正笑得张狂的脸。
  『来吧。』他说,手中的剑直指前方,飘下的雪花落在剑身上,断成两截。
  对方的身形随着这句话的落下瞬间模糊,同时破天冰朝着对方挥剑。
  长剑在空气中撕裂出一道又一道看不见的口子,但是无一落在对方身上。
  破天冰努力地捕捉着对方的身影。可是只有一道道残影在晃动。他挥剑的手渐渐不再坚定,茫然以及疲惫一同席卷了他的灵魂。
  他真的太累了,在经历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之后,他渐渐地生出了对战争的厌烦。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想,他既然生于战争,也应死于战争。
  对方的速度好像越来越快,几轮比拼下来他身上已然多了几道口子。
  与先前战斗所留下的小伤不一样,这一次他身上多了许多深而重的伤痕,血染红了他的战衣,一滴一滴地洒落在皑皑的雪地上,刺眼而炫目。
  『你输了。』战斗的间隙里对方突然冒出了一句,而破天冰则找到了声音的源头,给予他狠狠一击,也是最后一击。
  对方显然对他的反抗有些吃惊,剑不偏不倚地刺进身体,但却错过了致命的心脏。
  『呵……』不知是谁沉重而急促地喘|息着,破天冰借着双方停顿的机会,将剑从对方身体里拔|出,带出温热而鲜红的血液。
  他迅速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却在没几步远的地方一下不稳地栽落在雪地上。他的伤口上落满雪花,却又因为体表的温度融化成水,顺着伤痕渗进身体里。
  『你输了,破天冰。』那人的语气里好似铺满寒冰,但细听之下同样带着粗重的喘|息,『但我不打算一刀了结你,你的同伴快来了,我打算让他亲眼见证你的死亡,他在一旁却无能为力……』
  该死的。
  破天冰在心底暗骂到,然而那人已经踏着几尺深的雪离开了。他有些晃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外。
  不甘,愤怒,以及麻木侵袭上他的身心,破天冰尝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但在用力的一瞬间,剧痛又将他生生压下,雪堆被他压出了一个人形凹陷,伤口溢出的尚带有温热的鲜血,顺着那个凹陷的边缘缓缓流下,部分甚至渗入了雪堆里。
  他的双眸正渐渐黯淡下去,视线内只有纯白的雪和冬日苍白无力的阳光。
»
  当逆风旋赶到时破天冰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逆风旋看见他的战友正狼狈不堪地倒在雪地中,雪花落在撕裂的伤口上,身上,以及深蓝的发丝上。
  血液在身|下晕染开来,绽开一朵又一朵旖旎的花,鲜艳刺目的颜色反衬着破天冰苍白的脸色,显得他那么的脆弱而无助。
  逆风旋连忙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冻的通红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几次碰触到他冰凉的皮肤。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在逆风旋心中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他仔细感受着,甚至凑近了去捕捉对方的呼吸。
  声音很轻,甚至能被雪落的声音盖住,但是却标志了破天冰的心脏仍在跳动,他依然活着。
  逆风旋不知道该激动还是悲伤。
  破天冰仍然活着,可是他的呼吸又那么轻缓,让人有一种他随时可能离世的错觉。
  『喂,醒醒……』逆风旋摇晃着破天冰的身体,他用干净的手背抹去对方脸上的血迹,可是怎么也蹭不去,血在他脸上已经冻住了。
»
  破天冰在混沌的黑暗中沉沉浮浮。
  恍惚间他感觉到有人在摇晃着他的身体,同时一遍遍锲而不舍地喊着他的名字。
  是……谁?
  他挣扎着想睁开眼睛,但是睁眼后他仍看不清楚来者。有什么东西阻挡了他的视线,让他看见的世界变得一片暗红。
  『破天冰!』声音越来越大,也愈加清晰,就像有人在他耳边嘶吼一样,那声音混着风声在他耳畔炸响。
  『我是逆风旋,你醒醒。』那人又说。
  逆风旋?逆风旋……
  他记得,在十多天前那个人就是在风雪中这么喊着他的名字。
  他记得,他们曾相拥在毫无遮拦的天空下,身上是厚厚的落雪。
  他记得,那天少年的笑容如同燃烧的火焰,燃烧了周身的一切,连同他自己。
  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地奔涌而出,又有什么东西在暗处悄悄磨灭。
  『逆风旋……』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而低沉。
  『我在……』逆风旋连忙回应,他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欣喜,『你醒了……你还可以保持清醒吗,我现在就带你回去,去圣骑森林,去那里疗伤。』
  『不……』破天冰回复他,他半瞌上眼睛,声音越来越轻,『回不去了,我……』
  他抬起手,努力地想要抓住一片下落的雪花。
  『我撑不到那个时候,我真的太累了……』他轻声道。雪花纷扬,从他冰凉的指间滑过。
  逆风旋愣愣地看着他的动作,原本已经到喉咙的怒吼被他硬生生的咽下,他抓过破天冰的手,紧紧地握着,对方冰凉的温度顺着手指传向他的心底。
  『不,活下来,你和我都是。』他说。可是那声音几乎淹没在呼啸的风声中,听起来那么无助而茫然。
  破天冰的温度在渐渐流逝着,一如他开始涣散的目光,都象征了他即将走到尽头的生命。
  一切哀求在生离死别中都没有了意义,最后世界归于平静,风声再也带不来破天冰微弱的呼吸。
  所有的希望随着生命的陨落而一同落幕。
  风一遍一遍地刮着,仿佛永无止尽。
  逆风旋摇晃着他的身体,一次比一次用力,同时他怒吼着『破天冰你他|妈的醒醒啊!别睡!睡了就再也醒不来了!』
  『你不能睡!我马上带你去圣骑森林……』
  逆风旋摇摇晃晃地站起,在之前的战斗中留下的伤口在大幅度的动作中撕裂开来,血液缓慢地渗出。
  逆风旋丝毫不去理会,他尝试着架起破天冰,但受伤的右腿让他再一次跌落在地。
  他环视了周围一遍,发现除了茫茫大雪,再无它物。自然对他们发出无声的嘲笑。
  逆风旋深深体会到绝望的滋味。
  他回到破天冰身边,一遍一遍地对他说『别睡,别睡……』
  『你答应过的,等战争平息,我随时可以去风雪之城,我们可以在深夜里听见雪花落下的声音,可以在大雪停息后在雪地里沐浴冬日的阳光,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可是破天冰仍是闭着眼睛,他的脸上落满雪花,落在他安详的眉眼上。
  他薄薄皮肤下的血管仍清晰可见,却不再鼓动,其中的血液如同一摊死水静止不动,一切生命的迹象都已远离而去。
  他们之间明明相隔这么近,近得可以触摸到对方的脸颊,可以数清对方的睫毛,甚至能阅见他苍白肌肤下细密交织的血管。可又偏偏那么远,远得感受不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的温暖。
  大雪落下,带着希望,带着生命,带着过往一同谢幕。
  如果没有战争,也许不会有那么多生离死别,不会有那么多泪水与血液,也不会有那么多分离的痛楚与绝望。
  如果没有战争,我们仍在阳光下奔跑跳跃,做任何想做的事,而心脏仍在胸膛中生生不息地跳动。
  但那终究是如果。
  从出生以来,一切都被命运的枷锁桎梏住,既然生于战争,也注定会在战争中牺牲。
  逆风旋的嘶吼渐渐微弱,最后他放弃了对命运徒劳的反抗与挣扎。
  他只是将破天冰的遗体整理好,捧起雪,将他掩埋。之后艰难地起身,摇摇晃晃地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他那颗炽热的心脏冰冷下来,他的眼眶很干,如同干涸了的河床,没有一滴泪水。
  因为所有的泪水,所有的情感都随着那个逝去的人,一同埋藏在雪堆之下,同时,他也将自己埋在那里;从今往后,世上再也不会有破天冰,也不复从前的逆风旋。
  雪下的很大,连同这个冬天,一同成为他心底那道最隐秘的伤痕。
  他们终是阴阳相隔,终是咫尺天涯。
 
                                      -Fin-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