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以前的星光-

【不如不见——壹】‖CP:战虎

重翻黑历史系列。
上个暑假的文,部分做了一点点修改,本来想修第一章的,但是发现要修起来太麻烦了x
可能ooc,慎。
致我心中的战虎。

•不如不见•

One.
  
  暮色笼罩下的雷霆殿静寂地令人恐惧。
  战龙皇扇动着巨大的钢翼悄无声息地降落在雷霆殿的殿门前。
  那里没有士兵把守,所以战龙皇轻而易举地就能进入。
  在他推开门的时候冷风灌进他的衣袍里,同时他在出门前整理地一丝不苟的头发被微微撩起。
  但战龙皇对此毫不在意,他缓步走进殿内,空旷的城池里回响着鞋跟触碰地面的清脆声音。
  -
  殿内依旧亮着长明不灭的灯。
  而王座上却已空无一人。
  自从虎煞天死后,这个象征着雷霆殿最高权利的王座就一直空着。战龙皇承认,没有人比虎煞天更适合坐在这里,即使是他这个战王之王。
  他伸手抚摸过王座的边缘,仿佛那还残留着余温。
  是他曾经无比眷恋的温度。
  -
  『……战龙皇?』
  『是我。』
  天空飘着小雨,冰凉的雨水打湿了虎煞天额前的刘海,他金色的发丝湿答答地黏在一起,很是狼狈。
  他用手肘撑着地面,以支撑起自己即将虚脱的身体。
  至少不要那么狼狈。虎煞天想。
  但是这个动作却是无济于事的。
  血在他身下开出大片旖旎的花,温热的液体浇在凹凸不平的水坑里,与肮脏冰冷的雨水混为一体。
  最后还是战龙皇伸手将虎煞天托起,将其倚靠着一旁的岩石上。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虎煞天虚弱地出声,抬头望着战龙皇深色的双眸嘲讽地笑。
  战龙皇安静地看着虎煞天。
  嘲讽过后虎煞天也无暇再去顾及战龙皇,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会伴着胸腔的剧痛,这种无力的痛苦折磨得他几乎窒息。
  他明白自己恐怕是要死在这里了,因为每一次闭眼都仿佛是看见地狱的烈火,死神的镰刀,以及从前被他杀害的人的冤魂。
  他的面部因痛苦而扭曲,冷汗混杂着雨水落下。
  像是感受到虎煞天的痛苦,战龙皇俯下身,在虎煞天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轻柔地像是一片羽毛飘落在平静的水上,漾起微小的波痕。
  是安慰吗?
  虎煞天突然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像是泪水,又好像不是。
  自从当上战王之后,他就从来没有落过泪,哪怕是再绝望,再痛苦。
  但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告诉自己。
  -
  战龙皇看着虎煞天,眼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或是波澜。
  生死有命。
  他默念着这四个字。
  -
  虎煞天觉得视线愈加模糊,最后他陷入了一片黑暗。
  他无助地在黑暗中沉沉浮浮,听着雨点落在地上的嘀嗒声。
  原来无比清晰的痛感在渐渐消失了,黑暗就像一双温柔的手抚平了一切伤口,使得伤痛消失不再。
  战龙皇看着表情渐渐放松下来的虎煞天,有些愣神。
  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把他击溃了。
  『……』
  他看见虎煞天动了动嘴唇。
  战……龙……皇……
  分明是这三个字。
  他想靠近虎煞天给其最后一个拥抱,他想把人带回亡灵之都疗伤,哪怕知道虎煞天已经救不了了。
  但是他什么也没做。
  他只是默然地看着虎煞天渐渐失去意识,看着虎煞天的伤口流血溃烂。
  最后他离开了。
  在虎煞天重复呢喃着那三个字的时候,他转身离去。
  战龙皇承认他不想看到虎煞天真的死在他眼前,并非是承受不了分离,而是那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太过煎熬。
  在离开时铺天盖地般的悲哀与无奈席卷了他,像一把把利刃插在他的心口上,身上,痛得窒息却又清醒。
  不可能回头了。
  他的身影渐渐走远,像是背道而驰一样。他们之间已经隔了好远。远到看不清对方的脸,感受不到彼此的温度。
  雨蓦地下大。
  他没有撑开翅膀挡住着倾盆大雨,而是任其淋湿自己。
  冷。
  被雨水淋的感觉确实是冰凉刺骨,战龙皇想,虎煞天现在是不是也那么冷。
  不会的。
  在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他否定了这个想法,也许虎煞天已经前往了没有人间伤痛的天堂,亦或许去了万劫不复的地狱,但是他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再也不会。
  他走在雨中,打在身上的不仅仅是冰凉的雨水,更是无边际的孤独。
  最后他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可只有雨水形成的厚重的水幕,再无虎煞天的身影。

TBC.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