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以前的星光-

【不如不见——贰】‖CP:战虎


•不如不见•

Two.

  战龙皇在王座前静默了一会。
  雷霆殿很安静,如果说从前的它像一头蛰伏的猛兽,那么现在,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没有生命的雕像。
  像它的主人一样,已然毫无生机。
  -
  『嗒——』
  战龙皇忽地捕捉到一阵几乎轻不可闻的响声,是门开的声音。
  还有别人?
  他转过身,手里的龙皇炮暗暗蓄力。
  『战龙皇?』
  殿门打开之后一个紫色的身影闪了进来,战龙皇刚抬手准备发射龙皇炮时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狂裂猩。
  他默然收起龙皇炮,但眼中依旧带着不信任与防备。
  狂裂猩不知是没看见还是装作不在意战龙皇眼里的敌意。他环视了一遍雷霆殿,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他开口:
  『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战龙皇不屑地嗤笑一声,他抬头望向雷霆殿的穹顶,似乎并没有搭话的意愿。
  狂裂猩也懒得给自己找不痛快,他也安静下来,难得和平地与战龙皇共处一室。
  -
  雷霆殿内悬挂的深蓝色装饰在灯下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光束里可以看见大片灰尘落下。
  距离虎煞天死后已有些时日,战龙皇依旧是战龙皇,雷霆殿依旧是雷霆殿,一切看起来毫无变化,可是又有什么在暗处磨灭。
  对于战龙皇来说,在与虎煞天相处的时日中,只是多了一个能够慰藉的人。
  也许这么说有些残忍,但战龙皇明白,他们之间不是有了交集,就像两条线短暂重合之后分道扬镳。
  所以他看着虎煞天离开,而不是选择挽留。
  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人每夜在雷霆殿上等他,不会再有人与他等到破晓。
  就像是悲剧结尾收场。
  但即使虎煞天依旧活着,他们终有一日也会分离,因为他们同为王者。
  放不下身份,便没有了之间的可能。
  -
  战龙皇离开了雷霆殿。
  那时晨光初现。
  他独自翱翔在天空中,凉风裹杂着丝丝云雾,遮挡住他的视线。于是他收起双翼,俯冲而下。
   一个人的飞翔,一个人等到天亮。
   一切像回到了从前。
  -
  『元帅。』
  平稳降落在亡灵之都后,他听见紫龙兽的声音。
  『今天是你值班?』
  他有些奇怪地问道,战龙皇记得似乎紫龙兽并不是在今晚巡逻。
  『不是,属下是出来迎接元帅的。』
  『哦,是吗……』
  -
  天已经亮了。只是亡灵之都的上空依旧是一片黑沉的阴霾。
  很久之前有人问过,为什么亡灵之都不建在可以看见太阳的地方。
  『即使长夜终究会破晓,但是它还会到来的。』
  『与其在长夜中怀着无谓的对阳光的奢望,还不如不见的好。』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