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以前的星光-

【不如不见——伍】‖CP:战虎

噫我终于把全部放完了。去年写的现在看起来好渣【捂脸】还望喜欢(/ω\)

•不如不见•

Five.

  硝烟四散。
  强大的力量汇聚之后所碾压过的土地生灵皆是灰飞烟灭。在能量消散后战场的荒芜渐渐显露出来。
  『哈……』逆风旋支撑着巨剑半跪在地上,他橙黄色的战衣上沾满鲜血,是他自己的,也是敌人的。
  破天冰的状况也并没有好多少,他身上早已是血迹斑斑。因为在缠斗中他替逆风旋挡了一炮,即使以刀剑做盾,他也不可避免被伤到。
  『把令牌交出来。』 
  战龙皇站在两人面前,黛紫色的龙皇炮的炮口再度对准因负伤而半跪在地上的两人。
  『绝、不。』
  逆风旋一字一顿地回答,他握紧剑柄,支撑着站起来后他用力将剑从地上拔出。
  他手握双剑,挡在破天冰前面,凝固的血块混合着泥土从剑身上脱落,剑刃锋利依旧。
  他棕黄色的瞳孔中倒映出紫色能量炮的颜色,像死亡独有的色彩。
  『我就不信了,既然你硬接了我们的‘天羽屠龙舞’,绝不可能没事。』
  他狂妄的语气似乎并没有激怒战龙皇,然而在他话音刚落之后对方的身形一闪,消失在正前方。
  想偷袭?
  逆风旋举剑挡住身上的要害,同时凝神以捕捉战龙皇的身影。
  找到了。
  他几乎是在一瞬间挥剑而上,而在剑刃成功穿过那道身影之后他才发现那不过是虚影。
  糟糕,中计了。
  这个念头持续不到几秒,他就感受到背后掠起的冷风,接下来是被击中之后的剧痛,鲜血霎时间喷涌而出。
  他狠狠跌落在坚硬的土地上,携带在身上的令牌滚落一旁。
  令牌!
  他努力伸手想要将令牌收回,然而战龙皇比他更快一步。
  『不……』
  逆风旋低低地叫唤出声,然而负伤之后他对战龙皇几乎够不成威胁。
  战龙皇打量着这三枚令牌,在月色下它们闪烁着令人心醉的光芒。
  能源之城,狂野之城,还有雷霆殿。在这一战后这三座城池都隶属于他了。
  他俯视着逆风旋,眼神中带着淡漠与不屑。
  『蝼蚁。』他轻声道,随后迅速避开了从身后袭来的劲风,是刚刚在一旁修整许久的破天冰。
  『你也想来送死?』战龙皇放肆地大笑,他扇动翅膀升上天空。『想要杀我,你们还得练些时日。』
  他举起手上的橙黄色令牌,眼神骤然凌厉,『不过,不会有那一天的。』
『中央导弹系统,启动。』
  像是受到召唤,几枚导弹呼啸而至,分别击向地面的战场,炸开层层烟雾。
  『破天冰!』
  烟雾笼罩下的战场战龙皇看不真切,但可以从逆风旋刚刚的那声叫喊判断出来。从今往后,再无他战龙皇的克星。
  他飞离了战场,身后是紫龙兽与大部分幸存下来的士兵。
  『你带着部队回去。』战龙皇将手里的狂野之城的令牌抛给紫龙兽,『今后狂野之城归你。』
  紫龙兽明显愣了一下,『元帅……』他说。
  话音未落战龙皇早已不见身影,他无奈只得带着部队先回亡灵之都。
  -
  战龙皇努力地压抑下体内混乱而不稳的气息,尽管如此在降落时他还是趔趄了一下。
  天羽屠龙舞对他所造成的伤害非同小可,不是一日两日能调整过来的,所以在离开时他才会借中央导弹系统灭敌,而并非亲手。
  若是再晚一步,恐怕他也得败落在能源之城。战龙皇想。他抬手看着上面一道巨大而可怖的伤口,心下凛然。
  在缠斗时他的钢翼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攻击,怕是不能带他回亡灵之都了。他看着眼前连绵起伏的山丘,万般无奈。
  圆月渐渐攀上最高点,月色仿佛潺潺流水一般流泻在山丘之上,战龙皇像一头负伤的猛兽缓慢前行在月光铺就的小路上。
  很久之后他终于看见了亡灵之都,城池安静地屹立在他前方,无声息地迎接他的归来。
  战龙皇看着这座城,眼里仿佛无数云烟翻滚,他忍着剧痛挣开了双翼,重新翱翔于天空之上。
  太阳重临于大地,照亮他曾一步步踏过的土地,照亮他翱翔于天空的双翼。
  是旧世界的结束,也是全新的开始。
  只是战龙皇不知道,在他走过的路上,盛开着昨日寂寞的花。

End.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