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以前的星光-

【不如不见——肆】‖CP:战虎


•不如不见•

Four.
 
  几年后,亡灵之都外传来狂裂猩的死讯。
  -
  『……前线的士兵来报,是死在寂地沙尘暴下的。』
  『哦,是吗……』
  战龙皇背对着半跪在大殿中央的冰狼兽,陷入沉默。
  殿内用于照明的灯散发出鎏金色的光芒,勾勒出他高大身影的轮廓。
  冰狼兽依旧保持着低首的动作,一动不动。他在等待着元帅下令。
  『退下吧。』
  『是,元帅。』
  即使是跪了许久,冰狼兽在起身时仍不敢怠慢,在听见殿门合上的响声之后他如释重负一般喘了口气。殿内的气氛太过压抑,他都怀疑紫龙兽将军能在里面呆得下去。
  -
  『紫龙兽。』
  『属下在。』
  『整顿军队,三天之后势必从机车族手中夺回属于兽族的令牌。』
  『是!』
  -
  曾经并肩的三大战王只剩下他一人。
  战龙皇无端地觉得可笑。
  其实要说孤独也并非不可,他能如此淡然地看待,是因为他早已习惯了孤独。
  其实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它能把离别生生转变成无奈的苍凉,同时也将战龙皇生生变成一个失去怜悯以及失去多余情感的王。
  龙神一族的寿命很长,战龙皇知道再此之后仍会出现许许多多的能够取代战王位置的枭雄;而虎煞天,以及狂裂猩不过是他漫长生命中的过客。擦肩而过之后,这段记忆最终也许消散在时间之中,不复存在。
  所以他留给自己三天时间,以纪念已故的战王。但在这之后,他不会再怀念。
  -
  『元帅,军队整顿完毕。』
  『出发。』
  『是。』
  紫龙兽应允,他转身抬手,直指能源之城的方向。
  『全军出发!』
  -
  作为机车族防御体系最完备的城池,无疑令牌放在那里最为安全。
  但很快,他会从机车族最引以为傲的防御之下,夺回曾属于兽族的令牌。
  战龙皇伸展开双翼,落日余晖在这对钢翅之后黯淡下去,他将带着黑暗,重临战场。
  -
  看着浩浩荡荡的冰狼兽大军不断地接近能源之城,破天冰不禁皱眉:『看来又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逆风旋与他并肩而立,神情却截然不同,他指向悬停在空中的战龙皇:『正好让他尝尝‘天羽屠龙舞’的滋味!』他说。
  夜幕降临。在空中呼啸而过的导弹与能量光束碰撞而成的火花几乎点燃整片天空。
  多种能量束交织成网,将能源之城笼罩其下;而只有正深陷其中的士兵才明白拥有斑斓色彩的“网”带着足以致命的能量。
  -
  『战龙皇,太久没打仗是不是想尝尝挨打的滋味?』逆风旋拿剑尖直指眼前这个居心叵测的男人,毫不留情地挑衅着对手的底线。
  战龙皇对此不以为然,在他眼里充斥着不屑与讽刺的意味。他退后一步,早已蓄力好的龙皇炮对准眼前的两人,一阵猛击。
  『做的到就来。』
  他高傲地回应道。
  逆风旋扭头给了破天冰一个示意性的眼神,后者领会之后他们分别抬起手中的巨剑,光芒在他们之间霎时间爆发,『天羽屠龙舞!』
  召唤出的风暴以超高的时速围绕着战龙皇旋转,他微眯了眼,同样也毫不犹豫地发动绝招。
  『龙皇异次元。』
  相比之下战龙皇似乎更轻松地应对,而他心里却清楚的知道,若不使出全力应对,那么死在这里的,说不定是他。
  毕竟『天羽屠龙舞』,是他的克星啊。
  -
  在地面缠斗的士兵被几股汇聚在一起的强大能量波及,靠近能量源的在霎时间死的死伤的伤。
  血在这片土地上开出成片的花,旖旎而绚烂。
  城外接连不断响起炮轰的声音,它宣告的是一个又一个生命的陨落。
  死神举着镰刀狞笑着不断靠近。

TBC.

评论

热度(11)